寿司团子不知所踪

関ジャニ∞一生应援!永远愛八团,永远愛昴,爱大家。欢迎eighter小姐姐找我玩~口琴&贝斯狂热者

天啊老横这个发型要命了!!!!

横山狼狼:

万分帅气!十分要命!

真的,说句题外话,蚊子是什么神奇的生物?今天思考了很久其家族发展史无果,乖乖躺平被咬。。。

【丸昴】努力家 part5

   一日限定的约会?
   放学后的时间丸山全部献给了渋谷,应渋谷的要求丸山带他去了学校附近的商店街。其实就是小猫最近没吃好吃的了,嘴里没味儿,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于是目标锁定看起来很老实的丸山学弟,带个自己撞上来的冤大头给他掏钱买想吃的零食。
   这一溜达就是好长时间,渋谷眼里闪着亮晶晶的星星,拉着丸山每个店几乎都逛了一遍。丸山不说,但是把渋谷的小心思摸得透彻。渋谷高大伟岸的形象悄悄地在丸山心里蜕去了张扬闪耀的外壳,基本上就成了一个傲娇的口是心非的小猫。丸山铲屎官心理发作,心里默念着可爱可爱渋谷前辈好可爱,心形嘴咧开笑得嘴角要飞出脸外去。
   丸山背着自己和渋谷两个人的书包,一摇一晃地紧跟在一心一意地小口吃着草莓奶油可丽饼的小个子前辈身后,像只傻傻的小鸭子。两个人的身影似乎都被漫无边际的晚霞拉长了。

   夏日的街边总有它独特的喧闹。走了一段路以后两人的情绪不但没有消磨,反而因为彼此逐渐熟悉起来而更加高涨。
   催化剂是街区主办的这场小型乐队演出。因为是非正规的演出,而且借用了闹市区的地方,台上台下似乎融为了一体,主持人很努力地与路人互动,邀请各种各样的人上台展示自己。渋谷看着舞台慢慢停下脚步,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我说丸山,你来不来稍微玩玩?”
   “唉?!我、我吗?”突然被点名的丸山虎躯一震,“我还是……”
   “真没意思啊!你!”渋谷瞥他一眼,嘴角带着跃跃欲试的笑意,却故意凶凶地咬字,“在下面等我。我去去就来。”说罢把啃得乱七八糟的可丽饼不由分说塞进了丸山手里。
   气氛在渋谷帅气地一个翻身跳上舞台以后热烈起来。半大少年身上已经有了那么一种睥睨一切的傲气,精致的脸蛋上挂着淡淡的笑,胸有成竹的样子让人不自觉地被吸引了目光。主持人惊喜地凑上前:“这位勇敢的少年,要带给我们什么曲子呢?”
   渋谷意味深长地俯视台子底下苹果肌红红的丸山:“sweet memories。”
   丸山霎时心跳如擂鼓。他没想到渋谷居然会在校外再唱这首歌。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渋谷这么做都是在给他一次学习的机会,丸山心里感激到爆炸,擅自决定待会儿去给渋谷买一份大大的章鱼烧做礼物。
   后面伴奏的乐队是已经组成好几年的出道乐队,虽然很小众,但在这片街区很有名,演奏出来的乐曲比他们这群青涩的高中生更娴熟更圆润。丸山看着渋谷大大方方地绕线,仿佛一开始就与舞台上这些人是一起组乐队的老伙计,气质很好地融入进去。丸山心生波涛般的崇拜,渋谷的反差简直太戳心窝子,让他五体投地。
   痴汉毕竟不是丸山的日常作风,他心知肚明渋谷想带带他。抱着不要浪费渋谷心意的想法,丸山仔细观察了贝斯手的指法,在台子底下默默模仿着,感觉一下子豁然开朗。
   这一次的歌丸山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渋谷的声音虽说仍然那么华丽,但是比上次在学校唱得更加投入用情,少了那分故意显露的尖锐。在这种场合渋谷意外地发挥得十分出色,歌里歌外都是十足的渋谷氏的风范,迷得丸山和一众路人颠三倒四。
   这是怎样的运气,才能生来就带着神赐的礼物?
  

   趁着渋谷被双眼发光激动万分的主持人缠住的时候,丸山犀利的眼神飞速扫过周边各色摊位,看到章鱼烧的牌子后一溜烟窜了过去。他不肯放过渋谷唱歌,就缩短了自己跑腿的时间。
   渋谷好不容易脱离包围圈,却发现傻学弟从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啧,真是个大麻烦!”他顶着一张不高兴的脸跳下台子,差点撞上了飞奔回来的丸山。
   “章鱼烧来啦!!!!!快趁热吃!”丸山献宝一样把纸盒子里装着的食物递到渋谷面前。柴鱼片在热气的蒸腾下一片一片变卷塌掉,葱丝和红姜倒还幸存着,酱汁的颜色深沉,看起来是够味的。渋谷很单纯地看到喜欢的食物内心就变晴了,小猫爪伸出来捉着一根竹签小心翼翼地叉起一颗章鱼烧哈气。
   “还不错嘛,你很懂啊!”是轻松的带着笑意的语气。
   “嘿嘿~”
   然而渋谷下一秒就笑不出来了,猫舌的他竟然犯了大忌——他把一颗滚烫的章鱼烧毫无防备地咬了一大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烫!好烫!”猫猫脸皱到了一起,舌头伸出来一块拼命呼气,两只脚不停跳动,像某种受到刺激的小动物。
   因为被烫到,渋谷眼里噙满了生理性泪水,脸颊也变得红扑扑的,看在丸山眼里是十分的楚楚可怜——尤其是向他求助的上目线。
   丸山满脸通红手忙脚乱地给渋谷递水。虽然很不合时宜,但他觉得这样具有猫舌反差的渋谷实在是太可爱了!原来云上之人真的可以是这么能够让人亲近的啊,他也会普通地被章鱼烧烫到,他也会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要零食,他也会对自己发发小脾气,也会对自己开心地笑。
   真是太好了。
   “小渋,”丸山眉眼间消去了拘谨,取而代之的是快要溢出来的温柔和真切的快乐放松,“慢点吃啦。”
   “……你叫我什么?”
   可是这次不会再被小渋虚张声势的小猫咆哮吓到了哦~丸山笑出了标准的心形嘴。

都是宝啊

八百万斤:

自码渣扫系列【三】関ジャニ∞ x 东京jr (少了毛毛的

【丸昴】努力家 part4

    既然渋谷前辈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丸山他们就没有理由不去努一把力争取他的帮助。
  男孩们花费了几天时间商议的结果是派丸山去完成这项伟大而光荣的任务。各种各样的方案都被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推翻,因为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求助任何一个局外人。思来想去,还是丸山勉勉强强算作一个合适的人选。一来他这个人除了脱线搞怪以外还是能靠得住的,二来他的搞怪技能说不定在渋谷那里比较吃香,于是大家就把赌注全部押在了他身上。
   丸山顶着巨大的压力站在渋谷所在的二年A班门口,攥着汗涔涔的手,脑内过了无数遍说服渋谷的台词。  
   “我说,你呆站在这儿干嘛?”渋谷清亮的声音。
   丸山低头,眼前像结了一层雾一般看不明晰,只能勉勉强强辨认出来是一个娇小的身形,还有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他僵硬地抬手擦了擦挂在睫毛上的汗珠,这才战战兢兢地开口:“我……嗯……那个,我是来请求渋谷前辈做我们的主唱的。请您务必答应!”
   已经是放学时间了,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二年生纷纷向标准九十度鞠躬的少年投来诧异的眼光。渋谷本来打算小小地为难一下这个傻乎乎的学弟,结果在众人的注目礼之下脸皮薄出了浅浅的绯红。
   “总之你先起来,这样子太傻了。”渋谷飞速地一闪身进了教室,把丸山晾在了外面。
   可是你还没有说你答不答应,丸山委屈且懵逼,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无所适从。似乎渋谷总是将人玩的团团转的那一方。他叹口气老老实实地让开了门口,靠在旁边的墙上发呆,将沉重的书包赌气般踢到了一边去。
   “是丸山那孩子吗?我听到他的声音了。”正在与数学题战斗的村上听到动静,头也不抬地问急急忙忙冲回来的渋谷,“你同意了吗?”
   “还没有呢,怎么能让他这么便宜就得到好处。”渋谷一反常态地用急匆匆的语调快速回答,一边急匆匆地将书桌上的书本胡乱扫进书包背上就走,“今天你叫yoko陪你回家吧我有事先走了!”小脸上掩盖不住的开心。
   “好哦,路上小心。”村上极其自然地将数学册子往后翻了一页。
   一旁默默吃瓜的横山:???!
   在场的人都说横山的脸从没这么红过。





一丢丢横雏出场~

【丸昴】努力家 part3

  “今天见到你弟了,他们这些小孩子还是挺厉害的。”渋谷懒洋洋地窝在村上会长专属的柔软座椅里,嘴里吧唧吧唧啃着一个苹果,“不过你知不知道他们那个烂到爆的主唱是谁?”
   “理事长某个亲戚家的孩子吧,那小子该被好好收拾收拾了。仗着亲戚的那么一点点关系就嚣张的不得了,横行霸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螃蟹精呢。”村上从堆叠如山的文件里探出头来,下垂眼泛红,一看就是看杂七杂八的东西太久,累得成了只暴走的兔子,“这事该给你记个大功了,表现很不错嘛subaru。”
   “还行吧。”小猫被老练的铲屎官夸得有点飘飘然。
   “话说回来,人被你气走了,亮的乐队缺了一块,你要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吧。”
   “好麻烦啊。”渋谷佯装不耐烦,“尤其是那个叫maru的,看起来好傻。我怕他跟不上我。”
   被学园祭期间堆积的各种琐事折腾得迟钝了许多,会长大人并没有发现渋谷心里的小九九,还被这只演技拙劣的猫套走了可靠的情报:“你说丸山隆平那孩子?别看他平时憨憨的,他可是个天生的努力家。做什么事不放心别人都要对他充满信心,他保证能让你得到最满意的结果。”
   “怎么说?”渋谷挑眉。
   “一开始他在音乐上简直是门外汉,被跟亮一起组乐队的安田硬拉来的,这才一两个月吧,已经很上手了。”村上终于停下了手里的笔,露出慈爱的母亲般的眼神,“不单单是乐队,他平时就很踏实。虽然他看起来不那么聪明,但人真的是个认真的人。”
   “啧,认真的傻子吗?”
   “那孩子不傻啦!”
   “我说你,”渋谷促狭地笑,岔开了关于“丸山隆平”这个人本身的话题,“这么关心别人yoko可是会吃醋的哦~”
    “喂!subaru,我和yoko不是那样的关系啦!”村上会长拔高声音,眼神正直,脸却可疑地红了。
    被解释了一通呢。小猫挠挠耳朵,早知道就不开自己两个亲友的玩笑了。
    总之,还是想想之后怎么应对吧。认真的傻子什么的,很麻烦啊!

【丸昴】努力家 part2

    私心夹带sweet  memories~

八月八日eito日快乐!!!!!!

    丸山目瞪口呆,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跳出来的男生,戴着学生会的袖章,却不像个中规中矩的干部,毫不客气地一把抢过主唱的麦克风,言辞犀利地骂:"你脑子进水了吗?这么臭的水平还来当主唱?你在玷污这首歌懂吗?"男生锐利的眼睛扫视一圈舞台,视线落在他身上两秒,丸山在接收到视线后浑身一震,"让他们给你伴奏,你不配!回去多修炼几年吧!!!"
   主唱涨红了脸,虽然他是走了关系硬被安排进来当主唱的,但是被这么羞辱他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你很能干啊?你行你来唱啊!别在这里给我趾高气扬地说大话!!"
   "sweet memories对吧?你们改编了多少?能跟着我唱的伴奏吗?"男生直接无视掉主唱的挑衅,转头向丸山发问。
    "啊…嗯,没有,没做太大改动…如果不是过于改编的话,可以跟着你伴奏的。"丸山小心翼翼。
    "那就好。"男生似乎很满意,迅速地问候过乐队的大家之后从兜里变戏法般掏出一只小小的口琴,眼睛里闪着快乐又狡黠的光,"我要开始了!"
    一段流畅的口琴温柔地充盈了整个舞台,瘦小的少年一开口,丸山的腿就软了。
   声音在耳边炸裂,像是春日的一声惊雷,把丸山的心震得七荤八素。渋谷闭着眼睛,微微皱眉,喉头颤动着,慵懒、忧郁又华丽的歌声就那么轻松地流淌出来。这力量是无穷的 ,时间仿佛因渋谷的歌声而停止,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受到了某种召唤。渋谷就是那个站在塔顶的祭司,在众人的簇拥下用歌声将神明打动。
   丸山收起了平时敷衍的心态,开始努力跟上少年的带领。说实话听到渋谷唱歌以后丸山是很自卑的。当初他被亲友安田半强迫地拉来凑人数,原本没怎么碰过乐器,却还要担任主节奏的贝斯手,这让丸山感到莫大的压力。少年的丸山此时还不能很好地兼顾越来越繁重的学业和社团活动,加之纯粹的音乐社又因主唱的加入而染上了一点也不纯粹的味道,他更加提不起精神去练习贝斯。
   渋谷的出现无疑使丸山少年坚定了要继续将贝斯弹下去的决心。这样的歌声,不好好地练习绝对是配不上的啊!丸山在心里紧紧握拳。
   一曲终了。渋谷歌声的余韵仿佛还回响着,众人三秒后才从声音的盛宴中回过神来,舞台下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丸山偷瞄一眼脸黑得像锅底的主唱,主唱大人气急败坏,落荒而逃。台子底下稀稀拉拉传来喝倒彩的声音,丸山听见身前少年轻轻地冷哼了一声。
   “渋谷前辈!村上桑找你!”突然有人急急忙忙地跑过来,丸山定睛一看,是自己同班的池田。这家伙一直都待在学生会帮忙,算是会长村上的一个得力小助手了,他这会儿跑来叫渋谷一定是学生会的事。丸山心里莫名失落,他多想挽留一下渋谷,但他一点立场都没有。
    “渋谷前辈,您能在学园祭的时候帮我们主唱吗?”还是吉他手的锦户先开的口。丸山晕晕乎乎地从自己的小心思里拔出来,心里无比感激锦户的心直口快,投向锦户的感激的眼神却被傲娇的下垂眼无视掉了。
  渋谷瞥了一眼一脸狸猫相站在旁边黯然神伤的贝斯手,心生愉悦:“你是村上的表弟?”渋谷不回答锦户的话,却一脸认真地查起了人家户口,“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我、我是这个学期才转学过来的……”锦户羞涩地挠挠头,在渋谷面前还是个小孩子,“倒是前辈,怎么会知道我?”
  “你哥这个弟控,每天都在我们面前夸你来着,耳朵都起茧啦!”
  “对不起……”
  “算啦算啦,又不是你的错。别总是待在实家,有空多到你哥这里玩啊!我们都欢迎你的。”渋谷边说边跳下舞台,“再见啦!你哥又要使唤我了。”
   锦户接到一个大大的笑脸和一个大大的挥手,又激动又不明所以:“前辈你……”
   “想要我帮忙的话,可得拿出十二万分的诚意哦!”渋谷现出猫一样的神情,眯着眼笑,笑出了眼角的纹路和一点粉色的牙龈来,又狡猾又可爱。
   丸山额冒冷汗心脏狂跳,眼眶含着热泪目送渋谷轻快的身影离开。他不是没有看到渋谷递给他的眼神,可那是什么意思呢?
  

【丸昴】努力家 part1

失踪人口回归。。。我其实没脸來发文因为我的好多坑没填😂😂😂但是想写就写啦,不好意思啦!
暖暖本单位的tag~
是学长昴和学弟丸的小故事,一个关于套路的故事


    渋谷第一次注意到丸山,是在学园祭的彩排上。
    作为学生会派来的监工,渋谷当然不需要做什么,他也懒得动嘴皮子四处"指导"——他不像亲友村上那样随时充满热情,对这种千篇一律的被定性定型的狂欢渋谷从来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于是被学生们布置得五颜六色的舞台的小角落,渋谷内心带着一点仿佛是偷来的满足感,悄悄缩了进去。
    丸山就是这个时间撞进了渋谷的视野里,猝不及防。渋谷不知为何眼睛就跟着这个人走了,连带着思绪也跟着跑掉了。
   不远处的少年无比认真地摆弄着手里的工具,从渋谷这个视角来看,似乎是在修理一只装饰用的灯泡。少年的卷发发尾湿漉漉的,刘海软塌塌地贴在额角,汗液顺着线条流畅的脖颈滑下来,迅速钻进被扯得松散的衬衣领口,少年的锁骨偷偷露出来,形状美好得像一双振翅的鹤。没有系领带,扣子向下开了三颗,袖子卷到小臂处险险地停住,手腕处的骨和手臂上的筋让少年的力量若隐若现。渋谷暗暗羡慕了一把,他偷偷抬手看自己的胳臂,纤细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被比过去了,有点小失落地又放下手臂。
    话说,对待这种事这么认真干嘛啊,真是个认真过头的傻子。渋谷心里小小地恶狠狠地骂,似乎在弥补丸山少年生理上胜过他的那一局。
    "maru,maru!"渋谷闻声转头,舞台中央一个背着吉他的小个子下垂眼在叫人,"乐队马上要彩排啦!快过来!"
    "这就来!"乱糟糟的丸山艰难地从一堆电线灯泡中脱身,慌慌张张地大跨步跳上舞台,背起旁边琴架上的贝斯迅速调音。
    哦,原来这小子还身兼数职啊!渋谷瞥一眼地板上缠成一团的电线,饶有兴致地调转身体的方向,视线落在了属于少年的舞台上。
    彩排渋谷只听了一段就恨得牙痒痒。倒不是乐器的错,他蛮喜欢他们乐队的配合,丸山的贝斯出乎意料的出彩,让他觉得眼前一亮。
    但是,主唱那个水平是什么鬼?渋谷对音乐的严格程度让他怒火中烧,下一秒身体自己就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

他真的好可爱啊!我要偷孩子了!

黑色的布蕾喵:

爆炸可爱

TakeSakura:

すばぶ´͈ ᵕ `͈ 

作为普通人,我们很少有这样的情感经历,甚至有时候我们不敢贸然去谈这样的感情。

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进入社会…
我们频繁地经历相逢和分离,很少有人在他们这样的年纪,能够有一段延续二十多年的珍重的感情。如果非得要说的话,就是亲情了吧。能陪伴自己这么多年的,只有亲人了。我想大家应该会理解,一直支撑着自己的亲人从离自己那么近的地方远去,远到之后能够重逢的机会少到令人寂寞令人痛苦,这是多么难过呀。更何况,他们曾经一同经历漫长的坎坷,一同苦尽甘来、见证辉煌的时刻,每个人身上都有共同的勋章。

说到底人都是恋旧的。就像人在成长中会不断地回忆过去。人生虽然短暂,可是如果有人与你分享其中的很大一部分,那就是一种极其难得的幸福——或者称之为人生的幸运更为合适。如果没有这样的人,那将会多么寂寞啊。所幸,你们就是这样一群人,你们就是彼此生命中的那部分幸运。

分别是为了更好地相遇。我一直这么坚信着。
对你们七个人而言,这再贴切不过。
而于我们而言,于我们这些既不算旁观者局外人,又没能同你们一起尝遍喜怒哀乐的eighter而言,我们更应该努力地相信你们是会做到的。因为,人的力量永远是伟大的。当我们一起有了目标的时候,当我们努力追求的时候,当我们明知接下来的路将会难走,却依然笑着拉着手共同前行的时候,我们就会重逢。我们会使劲拥抱,放肆大笑。我们会向全世界嘶吼,就像向着宇宙的狮子。



渋谷すばる,珍重。
我们不会等你回来,我们只会与你共同努力,然后以最耀眼的姿态重逢在胜利的高地上。
照顾好自己,莫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