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壳橙子🍊

人格分裂注意⚠⚠⚠
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仓丸】情浓时刻(下)

我。。。
有很多私设
走评论行吗?
😂😂😂

第一次写真的不成熟,啰啰嗦嗦一大堆东西。
求仙女们的意见和建议啊!宝贝们快救救我!

関ジャニ∞ 歷代うちわ

棒!!!!!

Ashi1007:

喜滋滋的想幫兒子製作迷你應援扇,突然陷入選擇障礙
然後又莫名變成整理清單了(驚
想說都花我快一星期那不然分享給大家瞧瞧好惹
拿來收集大扇比對很有用的(不對


大家湊合著看看吧
有缺漏歡迎留言補充


--------------開始啦--------------


横山裕 æ­·ä»£ã†ã¡ã‚


村上信五 æ­·ä»£ã†ã¡ã‚


丸山隆平 æ­·ä»£ã†ã¡ã‚


安田章大 æ­·ä»£ã†ã¡ã‚


錦戸亮 æ­·ä»£ã†ã¡ã‚


大倉忠義 æ­·ä»£ã†ã¡ã‚


【特別收錄】


渋谷すばる æ­·ä»£ã†ã¡ã‚


圖片多來自於駿河屋或一些拍賣網
有問題我會刪掉的


以上
這裡是ashi,請多指教!

想搞可爱的短篇。。。。。但我的坑都还没有填。。。。这是个头走的比手快的女人。。。。。。。哭哭

我觉得我的读者应该大部分是女孩子

雀:

可能由我来说这句话非常多余


但


请在亲密关系中保护自己


任何你不愿意做的事都没有人可以强迫你


生理知识多了解一些没有坏处


HPV想打的就去打


只要你不愿意的X行为都算QJ


你有权利拒绝伴侣的要求


你有权利拒绝任何在X行为中的摄影和录音


遇到暴力行为请毫不犹豫地告诉你的亲人朋友


不要以任何“别的情侣也会这样”


“告诉别人我的遭遇会被人看不起”为理由纵容这些事情


每个女孩子都值得被珍惜和爱护


真的真的


保护好自己❤️




#已放开转载 我希望更多的人看见。





一个愚蠢但真诚的置顶

做一个自我绍介的置顶吧,希望有同好的8er找我玩呀

这里是一个对外半自闭的社交苦手
但对可爱的8er群体完全没问题的!
对八团呢,是♥+🍆🍊🐳🍀🌙🎺
目前橙紫色,但是我觉得大家都特别特别好,
所以向彩色进发中!
然后对昴昴,不管他在哪我都爱他,因为是我的精神支柱人生导师呀!
无条件支持6+1!
不接受昴黑和八团黑
世界和平最好了,我很佛
CP食用情况是横雏丸昴仓安本命,其他也吃,21无墙,但分属性
对j家,除了8以外还比较关注tokio,v6,arashi和kk,雷NEWS除了massu以外的三人,事情出来一点好感都没有了。伊野尾慧先生也不太能接受,不好意思。都是我的个人偏好,不要影响看到置顶的宝贝们的心情
喜欢蓝调、funk、jazz,口琴、贝斯独奏超爱,还喜欢日系摇滚,追spyair桑五六年了,别的乐队什么的也都爱听!八爷也超爱!还有心目中的天籁Jennifer Hudson,古典音乐交响乐京剧和配乐也听,爱好很杂。
还爱好看的小姐姐,三吉彩花、永野芽郁
写点小诗画点小画,不精,只是自得其乐
也吃土汉服

最后,随时消失不是因为太懒且灵感枯竭,就是因为学习吃力心情低谷。更得很慢,文笔逻辑什么的也不好,有可能还会随意弃坑(这个人很差劲),欢迎催我。。。。

目前的原则:不会上膛。但暧昧环节会有。以后还未知,可能克服羞涩就会写了吧😂😂😂

以上

【仓丸】情浓时刻(上)

严重ooc注意!又是人格分裂的产物
第一次写仓丸竟然直接上这个设定。。。。但是真的好爱这种感觉,就写了。。。

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

    å¤§ä»“自认自己不是口味奇怪的男人,直到遇上一个意外。
    对于危险的成年人来说,酒精最信不得,堪比孩子们动画片里邪恶少女的变身器。野兽,超人,妓女。不过都是压抑在营业外壳里的本性暴露。大仓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所以刚开始见到那个细长眼角的男人的时候,大仓把他身上散发出的雌兽的味道归为酒精的功劳。
    是再普通不过的两个公司的员工联谊,很传统的男女插空坐。大仓对这些暗地交换荷尔蒙的活动根本没兴趣,只是偶然听到茶水间有人隐隐约约提到有好的红酒喝,他才留意了一下。
    凌厉着眼神,一来就坐下灌酒,腕上的劳力士金表闪烁着“生人勿近”的冷光。女性职员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就识趣地没有往大仓旁边的空档坐。只有一个人,不知道是眼瞎还是情商负数,干脆地一屁股墩下去,蹭着大仓左边的衬衣袖子坐得还蛮舒坦。
     一股娘唧唧的茉莉花香气,大仓嗤之以鼻,悄悄把陷入另一个陌生体温的左臂挪出来几厘米。
    “你喜欢红酒啊?”这个不识趣的乱糟糟卷毛竟然还敢靠近?体温太高,大仓暗暗用肩膀抵住男人的胳臂,热乎乎又甜腻的感觉好像加了蜜的鲷鱼烧。
     有点反胃了,大仓不喜欢甜食。
    “是啊,如果你也喜欢的话可以好好尝尝,这个酒不错。” 本着清理掉这个麻烦就可以放开了喝酒的意志,大仓尽量言简意赅。
     “唉~”男人夸张地叹气,黏糊糊甜丝丝的音色居然有点……怎么说,有点清洌的色情,“可是一个人喝酒超寂寞啊!”
     “不觉得。”大仓几乎是一瞬间蹦出来答案,一脸理所当然的漫不经心,“我经常一个人喝酒。”
     很明显了。再看不出来就真是傻瓜了,蠢得无可救药,还骚的不行。但也只是极其劣质的发骚,像红灯区最底层的站街女,没什么技术含量,也不懂含蓄。
     大仓带着轻贱意味地嗤笑一声,续杯不断,卷毛男人也有样学样地拿起手边的高脚杯啜酒。一丝葡萄的血液不易察觉地顺着男人嘴角滑落到下颚的位置,又被主人用闲置的右手擦掉了,指节分明,不像是他会长的。
     这个眼角含笑的男人,骚得很蠢,可媚态却是骨子里带出来的,那一下不经意的动作体现得尤为明显。大仓本来很不屑这种刻意调情的行为,尤其是一个大老爷们儿在这里扭捏作态。可今天的红酒似乎充满了情欲的气息,香味把大仓的鼻腔攫住,像希腊神话里的女妖一样攀附上他的身体,醉意上头。他瞟了一眼身边男人潮红的苹果肌,居然觉得下边兄弟有点要叛变投敌的意思。
    果然男人还是用下半身思考得多一些。就算是大仓这种无欲无求只想着食物、酒和游戏的男人,也逃不了被一瞬的冲动圈套住。
    â€œä½ è¿™å¯è¿˜æ²¡å–å‡ æ¯å•Šï¼Œâ€å¤§ä»“低声揶揄,手指脱离酒杯,放在木头桌面上打着漫无边际的节奏,“脸这么红,醉了吗?”
     “怎么小看我?”狭长的眼角染了绯色,男人一个转眼,波光粼粼。
     “这种形象可不是能喝的样子,不如回家洗洗睡吧。”
     “你来带我走啊。”
     又来了。纯真的眼神,纯真的语气,目的却并不纯真。话从男人的嘴里逸出来,总觉得很有违和感——不过并不那么腻俗。可能是并不擅长运用自己的色气,或是那廉价又拙劣的技巧被温柔的眼睛、嘴唇和嘴边的痣给化开了。大仓很不可思议,短短几分钟的交谈,就可以如此迅速地让自己进入白热化吗?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大仓状似无意地将刚才打节奏的指尖贴在男人的大腿和座布团的缝隙处。
     男人偷偷捉住他的手,轻轻挪到自己暗灰色西裤包裹的大腿面上:  “丸山隆平。”
    “长得就像个丸子。”一声轻笑,在下一秒大仓打断了丸山想要反驳的话,“不过很舒服。”
    “你说名字还是说我?”挑眉。
    “都有。”
     温度一瞬间升高得太多,喧嚷的环境快要掩盖不住这边两个人放肆狂溢的荷尔蒙。大仓眯着眼斜斜地描摹着丸山的脸,眉骨、眼睛——这对儿的形状太勾人了、轻抿的唇、轮廓柔和的下巴,最后又回到有点青涩的卷毛刘海,双目像吸尘器一样想把他狠狠地嘬进肚子。他好奇嘴唇划过丸山皮肤的感觉,好奇含在嘴里的感觉。
     抚摸已经不能让他们之间黏黏糊糊地达到沸点,大仓的手侵占的范围越来越大,甚至有几次险险地要触到危险地带。丸山不动声色地扭动避开犯罪,脸颊红得要滴出血来。
     “我带你走。现在马上。”
     虽然酒精和情欲冲昏了脑袋,但执行力还是有的。大仓不由分说地拽起丸山就走:“他醉了,我送他回去。”
     “真遗憾啊!下次要喝到最后啊!”没人怀疑,组织者自己都喝得颠三倒四。
     “一定。”
     










     三十七分钟二十九秒。手还是握在一起,甚至十指相扣。食指互相抠挖着对方的手心,画着暧昧的图案。
    大仓没有带丸山去附近的爱情旅馆,直接打车回自己家了。
   å…¬å¯“没多少人这个时候出来行动,于是他们纠缠在一起歪歪扭扭地上楼,无视监控摄像头地吻了一路,唇齿交叠,舌头在口腔里互相缠绕抚慰,交换唾液。钥匙被粗暴地捅进锁孔,差点牺牲,但好歹门打开了。
    “仓……大仓!你慢一点!”丸山被压制在玄关的墙上动弹不得,慌慌张张地挽救自己快要被大仓扒下来的裤子。
     “刚才你不是很热情吗?现在又他妈装什么纯情?嗯?”壁咚的力度很重,丸山能感到大仓又急又气,墙皮都在颤抖。
    “我……嗯……那个……我们去床上吧……不能在这里……”丸山眨着眼,可怜兮兮。
    大仓没脾气了,冲动被这个傻瓜男人消磨得有些为难。软弱无力的推搡,他也认了,松开抓破墙皮的手转而握住丸山的手臂把他有些粗暴地扯进屋里。
    被甩到床上的前一秒丸山听到了大仓有点点咬牙切齿的话:“你最好别给我反悔。”
    “我不是要反悔啦!”丸山喏喏,“就是……我怕你接受不了……”
    “都把人带回家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显然大仓误会了些什么,不过这个秘密丸山马上就要藏不住了。
    “不是这个啦……”丸山一脸不自然的羞涩,脸颊耳廓脖子,像是被点燃一样红了起来。
    丸山靠在床头,两条长腿微微弯曲,在皱巴巴的西装裤下还是展现出一副很美的姿态,是那种又禁欲又色情的感觉。他把手犹犹豫豫地放在皮带上,慢动作回放一样一点点把自己剥开,给面前的男人做着表演。
     裤子每褪一寸,男主角大仓的眼睛就亮一分。直到最后一刻,丸山把它褪到脚踝,脱下平凡无奇的短棉袜,露出完整的本来面目的时候,大仓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在往头顶涌。
     “没看出来你这么闷骚啊……”



     今天真是带了个宝回来。






tbc




希望能有小姐姐评论我呀!红心蓝手什么的也拜托了!( Ë˜ ³Ë˜)♡
    

【横雏】失恋年鉴3

无聊的流水账第三蛋(ooc注意)

第二年1月
6日
    冬天还没过去,还是躲在被炉里吃橘子和涮锅的时候,出门成了每个贪图温暖的人最讨厌的事。村上匆匆路过被凛冽的风占领了的每个街口,赶去出版社的路变得异常艰辛。
    本来他是作为自由作家给各路出版社提供稿件的,有灵感就写,没有就去给大仓帮忙换点生活费,也算悠闲自在,不过是将将够生活。
    但前一阵大仓勾搭上一个正经大出版社的专栏编辑,常常殷勤地请他来酒吧喝酒。村上又是个善于言辞也愿意为兄弟掏心掏肺的,正好帮忙把把关——据大仓本人说是真心想追求人家,这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络了。小编辑安田得知村上正在写作之后十分高兴,他编辑的随笔和小说版面正愁没作家接着。这下好了,大仓的哥哥跟自己比跟大仓那个熊孩子关系更铁,请求帮忙他也爽快地应了,可不就是个现成的惊喜吗?
    æ­¤æ—¶è¿™ä¸ªåœ¨é£Žä¸­å†·å¾—打颤的“惊喜”在高亮度玻璃装甲的冷酷尖塔外面踌躇不前,仿佛被它森严的壁垒挫去了士气。  
    约好的早上九点在出版社门口见面,村上为了不失礼特意早到了一刻钟。人群来来往往,表情僵硬冷漠,被磨去了热情的他们在钢铁水泥的怪物胃袋里穿梭。村上小心地避让着,望眼欲穿,他实在不想再在这压抑的环境里呼吸一分钟的空气。
    “信酱!”声音越过人山人海精准地跳到村上耳中,是救星安田,“这里这里!”
    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元气地大幅晃动的右手,长舒一口气,暗暗夹紧胳臂下的包和文件袋快步走上前去。
    “等很久了吧?”安田抱歉地笑笑,极其自然地接过村上手中的文件袋,“冬天真是太冷了,待会儿我们去吃点热的东西暖暖。附近有一家寿喜锅很好吃哦!”
    â€œå…ˆè°ˆå·¥ä½œå•Šï¼â€æ‘上一个忍不住,吐槽和pia头两个大礼同时送给了安田。
    â€œå¥½å•¦å¥½å•¦çŸ¥é“啦!”小动物条件反射地缩头,摸摸自己被pia乱的头发,露出两小块可爱的兔牙,“信酱真是超级严肃。”
    æ‘上无奈地笑:“因为是工作啊!”
    冬日的阳光披洒下来,跌落在两人的身影上,溅起冒着寒气的涟漪。粉尘在天空投射的闪光灯下起舞,穿着金黄的舞裙旋转着飘落,为这个丧失活力与生气的季节添了一点姿色。
    村上没由来地心情一点点变晴朗了。





    工作谈得很顺利。
    å®‰ç”°å¯¹ä¸“栏内容的要求很宽泛,他给村上的自由度比村上想象的要多太多,这简直是谈话前村上所从未期待过的。两个人像喝高了的难波大叔,一拍即合,劲头都上来了,扯话题扯到天南地北,思绪在广袤的宇宙飞了一圈又一圈。
    “对了,信酱,”中场休息的时候安田终于有时间咽下一口冷掉的咖啡,“你有尝试过写诗吗?我个人觉得加上一点可以更好体现故事情节。”
    â€œæ²¡æœ‰ã€‚这种形式不适合我。”
    对于武断的答案安田似乎有点不赞同:“没试过怎么知道不适合?”
    “这次的企划,考虑一下吧?”说话的机会又被安田抢了先。小兔子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瞳孔里写满了期待。
     这个表情让村上想起自己家里的猫猫chi酱,都是一样灵动又可爱。村上老母亲心理发作,心被不争气地萌化了,语气也别别扭扭地软下来:“不是不可以商量,等我先写写再看吧。”
    “我就知道信酱不会拒绝我!”
     这边相谈甚欢,那边差点从高大的绿植盆栽后面一脚跨出去的男人险险地把自己的身体从悬崖边缘拉回来,差点两脚打结摔倒。
     横山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怎么他总能在关键时刻遇到村上?不是说不开心,能看到心心念念的人他自然是非常开心的。问题就在于经历了那天村上的灵魂质问之后,横山没这个勇气和脸皮再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村上眼前。简言之,现在摆在他眼前的两个大字,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横山先生?”从办公室里拿资料出来的总编看到横山诡异的动作一头雾水,不知道那边有什么机密需要横山像间谍一样暗中观察。
      “唉,啊!是小林先生。”横山用袖口擦擦额上的汗,看到总编不停往自己刚才的视线方向瞟,一个滑步过去用后背挡住了比他低半个头的总编的视线,“走走我们进去说,进去说。”
     资料被横山狗腿地接过去,总编糊里糊涂地又被推进了办公室:“可是,您不是要回贵公司了吗?”
     “其实关于这次我们的合作我还有些想法……”
     办公室的门被仓促地合上,那边的二人组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这边砰的一声,横山那点小心思全被关进了屋里。





     横山确实是有个提议要给小林说的,不过不属于他这个位置该管的范围。这次为了纪念双方公司合作七周年要推出月刊特别版,负责这部分的都下足了功夫,包括横山在内。他来这边本来是负责沟通洽谈此次活动的流程日期什么的,可是看了样刊给出的大致内容以后总觉得缺了点东西,所以正好趁着躲村上的时候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总编。
      “所以您是说要加进去探访公司的版面?”总编微微皱眉,单手托腮,另一只手翻着桌上的样刊,翻得哗啦啦响,“可我们是以正经的文学月刊为卖点的,这样的话不会显得像娱乐杂志吗?”
     â€œç»å¯¹ä¸ä¼šï¼Œâ€æ¨ªå±±æ–©é’‰æˆªé“ï¼Œâ€œæ‚¨çœ‹ï¼Œåšè¿™ä¸ªæ˜¯è¦å¹¿å¤§å—众全面了解公司的文化,我们这次合作的目的也正是在此。我的建议是挑选非贵社的工作人员来做这个企划,角度会更新颖。”
      “唉?有什么新的企划?”安田刚刚送走了村上,一进门就听到了横山的后半句。
      “yasu,不可以这么没礼貌。”小林微微向门口的方向颔首,但似乎也没怎么在意这些。对于爱徒他向来都是随着安田的喜好去的,于是也有了安田现在无拘无束却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对于年轻人来说反倒是个好事。
      “知道啦,”安田知道自己师傅的性格,也没怎么搭理他就自来熟地坐到横山旁边的椅子上,“您是从森田会社赶来的吧?哎呀哎呀,真是好远啊!我叫安田,安田章大。是小林老师手下负责新锐作家随笔和小说版面的,还请您多多关照。”
       “横山裕。”横山点头致意。他莫名其妙从安田身上看到一丝村上的影子,可能是因为两个人说话的方式都像连珠炮一样,让横山招架不及。他一瞬间有点恍惚,“之后月刊的事还请您多多关照。”
       “您就是横山先生?”
       “……有什么问题吗?”横山不是没看到安田眼里闪过的惊讶和狡黠,但他并没放在心上,只漫不经心地搭了句话。
       “没有没有,”安田抱歉地笑笑,转移了话题,“我们接着说企划吧。刚才只听到要做新企划,但并不了解详情,横山先生是想做哪方面的呢?”
      “是从新的角度来探寻贵社发展史和现状,并做出一期采访的企划。”
      “唉?!这个想法很好啊!”安田赞同地点头,“师傅肯定又钻牛角尖了,您尽管告诉我就行。”
      横山失笑,没想到这个小个子执行力这么高,竟然连上司都能无视掉。但小林似乎默许了安田负责此事,全程对话他一句都没参与,走到一边喝茶去了。
      “好的,那这个企划就拜托你了。”横山正色道,“还有一件事就是,这个采访者必须选用非贵社员工的人来参与,所以选人也是个问题。”
      “横山先生不参与?”安田似乎很意外。
      “我就不了……”
      “既然都来了,又是企划发起人,不如横山先生直接参加,也有个熟悉流程的人负责项目。”小林慢悠悠地开口,藏在被雾气模糊掉的镜片后面的眼睛悄悄向安田使了个眼色,“我们也是第一次这样做合作企划,还希望您能用做传媒的角度来带带项目。”
      “是啊是啊,我这里还有个作家人选,刚好可以直接撰文。”
      不好的预感像冰水一样迎头而下,浇得横山一个透心凉。
     “刚刚接手我这边版面的村上,绝对可以胜任的!”安田凑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横山自己鼻子出了问题,他总觉得安田身上有若有若无的村上的气味。不是洗涤剂,不是香水——村上从来不喷香水,就是村上这个人的味道,跟那天他在村上家里闻到的一模一样。本来想拒绝的,但情感比理智更坚定。脑袋里两个小人叫嚣着,黑色的打败了白色的那个,咔嚓一下,拍板钉钉。
      横山自我安慰告诉自己这是总编的请求不好拒绝,含含糊糊应了下来。
      到时候尽量不去见他就好了吧,分工什么的不是不可以啊!










     今天喝酒的只有老板和未来老板娘两个人。
     冬天冷,大仓给大家早早下了班,体贴中夹带着私心。这私心一方面是他和安田的关系快进入白热化阶段,马上就能抱得美人归,他用尽一切办法想多创造跟安田待在一起的机会;另一方面是,安田今天有大事汇报,关于他那个在感情上并不省心的哥和他未来另一个哥的。作为副会长他可要尽职尽责,不然就让渋谷会长的功绩压他一头了。
    “我见到yokocho了,意外地不善打交道啊。”安田啜着大仓调给他的特制果饮——没什么酒精的东西,积极地在白天的记忆中搜寻可靠的信息,“我看他一接触到信酱的事就没辙了,一点也没有身为管理层的魄力。”
     “爱情使人盲目。”大仓勾起唇角,“这两个一个过于天然,另一个虽然不太熟但是我觉得是个不愿意表达的主。这恋爱谈的,只能我们在背后推一把了。”
     “话说,信酱的生日是不是马上要到了啊?”安田抬头,刚好对上大仓看过来的眼神。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
     â€œæ˜¯å•Šï¼Œå¿«äº†ã€‚”








tbc


     

(*꒦ິ⌓꒦ີ)

anamz:

只是一点小心心 kfc以后也看不到了


(组合tag我打不来

最爱的すばるさん,每一天都更爱你!今天尤其爱你^3^
是你教会我活着的含义
生日快乐我的大宝贝!!!
(´âˆ€ï½€)♡爱你爱你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