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壳橙子🍊

人格分裂注意⚠⚠⚠
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欢迎催更~

【丸昴】请你吃掉我的心脏2

本月更选手终于艰难写完了2

考试将近了慌得一批。。。。。

这次真的质量不太好,太匆忙了,大家多多包涵

因为查的严,有的地方意会意会就好【小声逼逼】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以上



        渋谷还在昏睡。

        这景象着实有点凄惨了。整张巨大的床铺他明明可以肆意地展开双手双脚占据每一处空间的,可是渋谷却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双腿拼命蜷缩在皱巴巴的被子里,枕头被他紧紧地抱着,像救命稻草那样睡梦中都不肯撒手。

       到底是多没有安全感才会这样?丸山坐在床边,轻轻伸出手指抹平渋谷紧皱的眉头,替他擦掉眼角未干的泪。空气里桔梗的香气已经很淡了,在烧酒味道的掩盖之下,只有苦味还残存在这间屋子里。丸山总觉得这苦味是在提醒他做了强迫渋谷的坏事,于是味道在他闻来愈发刺鼻,呛得他快要失去呼吸。

       昨夜着实做过了头,明明初衷只是想把他带回来,仅此而已,却不知什么时候演化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那个时候丸山甚至觉得自己全身被浇上了一吨汽油,与酒精一碰撞霎时燃烧,烧得他神志不清。

       他还记得渋谷央求的表情,多绝望啊,可是又那么美,他一点都不舍得放手。

       丸山看了看表,凌晨四点,窗户外面还是一片漆黑。让他多睡一会儿吧。丸山俯身亲吻渋谷的鬓角,然后轻轻地把屁股从床边挪开,从柜子上面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捏着它走出去到阳台上吹风。

      先是几杯洋酒下肚,驱散了开始变得刺骨的冷气之后丸山才适应了黑色的凌晨,总之是不用狼狈地站在风口搓手跳脚了。他把那支渋谷钟爱的caster点燃,像嗅什么线香的味道一样循着那丝白色的烟雾贪婪地翕动鼻翼。不是很浓的烟味。也对,渋谷要唱歌的,抽稍微柔和一点的烟过过瘾便算了。

      丸山看着那支烟慢慢燃烧,心里有点沮丧。其实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渋谷,所以逃出来喝闷酒了。一时冲动让事情变得很糟糕,丸山这时候变成了懦夫,完全没有当时把渋谷掳回来的“魄力”。

      但是如果他没有找到渋谷,没有带他回来,丸山觉得自己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è‡³äºŽä¸ºä»€ä¹ˆè¿™ä¹ˆä¹…以后才去找渋谷,是有原因的。起因是,丸山无意间发现了渋谷的秘密。

     并不是故意想做一个跟踪狂的,只不过时间地点恰好到让丸山都很吃惊——他办公室那扇巨大的落地窗,正好面对着隔了一条街的医院。

     某个阴沉的下午,街对面四楼的丸山成为了渋谷偷偷摸摸的唯一见证者和知情者。

     手上还没喝一半的咖啡差点就报销在妻子给他新挑选的这套西装上了。丸山就那么一直盯着渋谷,他觉得在医院这种地方看到渋谷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心里下沉半分。

     那个小小的身影紧紧裹着黑色的大衣,手里拎着一个并不那么鼓鼓囊囊的提包,戴着细框眼镜紧张地左顾右盼。他匆匆忙忙地接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就小跑着进了医院大门。丸山看的很清楚,那个身影不受控制地打了个趔趄,脚步有些虚浮。

     是什么让他这么虚弱,这么慌张?丸山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整个下午的工作变得一团糟,办公桌被丸山虐待过的纸团占领了大半。

     “今晚我不回去了,告诉夫人让她早些休息。”丸山疲惫地按揉着眉心,拨通了管家能接到的那部电话的号码,“工作的事,没必要过于紧张。晚饭的时候让中野先生多加一道炖梨,夫人这几天太操劳了,给她润润肺、换换口味。”

     “……去忙吧。”

     æŒ‚断电话以后丸山当机立断打开了那家医院的电脑主页一条一条仔细阅读,电脑屏幕都要被他盯出洞来。就凭他们已经做了五年多的“邻居”,丸山早清楚这家医院的特色和长处,但他需要确认渋谷的情况是不是符合他的预想。如果符合,他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但如果不符合,一定不是什么坏事。

     他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小林先生您好,我是丸山……”

     








     丸山应该庆幸会社开拓了如此广泛的业务,与这户老邻居曾经有过还算圆满的合作。正因如此作为那次项目负责人的丸山才有了这么一条像样的关系来了解他想知道的事,并没有大费周章——如果最近一笔几个亿的医疗器械单子不算筹码的话。

     渋谷的事情彻彻底底了解完已经是深夜,并没有出乎预料,但比丸山想象的更严重。

     诱发性信息素依赖过敏症。根据医生的描述,丸山百分之千万地肯定,那个点燃这把罪孽的火的捻子就是自己。

     所以他才会显出如此张皇的样子吗?因为没有办法控制自己随时到来的发情期,对肌肤产生超越普遍生理认知的极度渴求,却没有办法接受任何人的信息素,除了丸山。因为没有自己在身边,他闻不到烧酒的味道也碰不到比他体温略高的肌肤,双手抒解只能是可怜的蚍蜉撼树,根本不能够解决任何问题。情欲的恶魔会在他体内生根发芽,会让他疯掉的。

     不能再这么拖延下去了,丸山不知道渋谷还能撑多久。于是他以强盗的嘴脸不由分说地把渋谷绑在了自己身边,这无疑是目前最有效的办法——在丸山眼里,除了渋谷,什么道德伦理都是渣。

     “你醒了。”

     丸山闻到了身后熟悉的味道,现在已经变得很淡了。果然,渋谷光着脚,裸着腿,只有一件沾满罪迹的皮衣外套挂在肩上摇摇欲坠,像一只单薄的猫。丸山走过去把他身上的皮衣拉链拉上了。

     那双黑色的眼睛全程紧紧盯着丸山,毫无生气地转动,仿佛没有上润滑油般的干涩。

     “你查过我的事。”渋谷的嗓子哑得令人心疼。句尾的声音被滞塞在喉咙里发不出来,语气却极其笃定。

     “我是查过,但你不觉得自己硬撑是没有一点必要的吗?”丸山皱眉,“早上太冷了,快回被子里去。”

      “我说过别沾染我,你是在挑衅吗?”

      “我只知道我不挑衅你就不会好过。”丸山的语气很重,十分居高临下。渋谷坏脾气地啧了一声,头毫不留情地偏过去躲避丸山抚摸上他侧脸的手,像在躲避什么不可饶恕的脏东西。

      一瞬间冷空气仿佛全部冲进了屋子,气氛陡然降到冰点以下。丸山的手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他感觉刚才的几杯洋酒被自己浪费掉了,不然怎么面对着渋谷的时候他只觉得全身更寒冷。

     “我马上走人,以后不要来找我。我再说一次,”渋谷后退的时候打了一个趔趄——是激烈运动加上睡眠不足的恶劣结果,显得有点狼狈,“不要超过我的底线,也不要超过你的。”

     â€œä½ çš„底线只能是我,渋谷昴,你逃不掉的。”

     丸山的目光沉下去,他又逼近了一步,排山倒海的压迫感让渋谷不由自主地颤抖:“我可以没有底线,但你不行。”

     “那我宁愿去死。”渋谷咬牙切齿,眼神里全是狠厉和果决。

      这回换丸山不解了。他软硬兼施渋谷软硬不吃,依赖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吗?非得要摔破这个平衡,脱离他,然后承受着疾病带来的一切。他不能想象渋谷过得凄凄惨惨的样子,发病的时候瑟缩在屋子里无法控制自己,还要小心如狼似虎的各路Alpha,连普通地生活都成问题。渋谷那么骄傲那么不羁,怎么能向生活低头呢?丸山完全把自己代入一个守护者的角色,在这件事上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

      ä¸¸å±±æ¯«ä¸è¿Ÿç–‘地地冲进房间,气势堪比冲上战场的斯巴达战士。渋谷正背对着房门穿衣服,他刚捡起自己的破洞t恤套上,就闻到了浓度比以往都要高的烧酒味。

     渋谷几乎是下意识就尖叫出声:“你离我远点!!!!”

     他从没这么失态过。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整张脸乱糟糟的。渋谷从床上滑落,瘫倒在卧室的地板上,抱紧自己缩成一团,完全没有了那副神采飞扬的样子。

     丸山无视了他扔过来的衣服,在一片狼藉中蹲下来摸渋谷的头发:“小渋你太让我伤心了,我又不会害你,我是为你好啊。”

     “你现在一定很恨我,但是没关系,我不在意。”丸山自说自话地贴得很近,渋谷还在抖,抖得越来越厉害,“你只需要乖乖待在这里,你就会很安全。”

       显然这场对峙中渋谷并不占什么优势,侵略性过于强烈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此时只能让他感到压迫和窒息。生理上不由自主地有了反应,心理上却饱受倾轧,这种感觉是个人都不会想体验第二次。渋谷不想求谁——这个“谁”明显地意有所指,他宁愿神志不清地紧紧咬着下唇,用力过猛咬出嫣红的血来,沿着嘴角渗出赤色。

       丸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瘦弱的他抱上床,怎么用尽全力拿出自己最温柔的一面让他从自我编织的牢笼中解脱,怎么给他匆匆清理完之后用被子裹好虚弱的他,然后捡起衣服落荒而逃。

       他有多想接近渋谷,渋谷就有多抗拒。丸山看到渋谷嘴角的血以后这个念头就充斥着自己的脑海。太痛苦了,在渋谷面前他总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渋谷越反抗他越钻牛角尖地想要接近。他本不想掰断渋谷的骄傲的,可是现在看看,他都在做什么?整个糟糕的局面全部都是丸山的债。

      于是这个懦夫逃走了。

      今天的工作想当然的肯定又会是一团又一团的巨大失败。







      渋谷不知道自己昏过去了多久。至少他醒过来的时候,丸山还没有回来。

      身体并没有乱糟糟黏糊糊地让他不适,只不过有些脱力,并且全身酸痛。也对,毕竟经历了噩梦般的几小时以后很难满血复活。渋谷放空了几分钟,脑子里嗡嗡嗡嗡响的全是丸山夺门而出时巨大的摔门声。

      干嘛啊?以为自己是圣母吗?

      渋谷还是很烦躁。太讨厌了,这种感觉,丸山像是把自己粘在了用所谓的爱和关心编织成的蛛网上,动弹不得。其实反过来想想,他的病又跟一个萍水相逢的交易者有什么关系?不过恰好是诱发原因罢了,他也不需要丸山承担责任。渋谷承认是很乐于与丸山一同短暂地坠入地狱的,不过那只是一次又一次避世的奖励而已,谁会像丸山一样,把它上升到爱这个层面?各取所需不需要谁必须站在哪一个位置,这太沉重了。

      æ‰€ä»¥è¿˜æ˜¯èµ¶ç´§æ”¶æ‹¾æ”¶æ‹¾è·‘路吧,跟一个有妇之夫耗在一起不是他渋谷的风格。他最瞧不起偷摸的苦情戏了,又不是八点档的狗血言情,玩什么恶心的套路?

      穿衣服花了渋谷一点时间。知道这个屋子里没别人渋谷就毫不顾忌地骂骂咧咧,对待各种陈设的态度十分不友好,好像它们是主人各种各样的影射。

      急匆匆洗完脸以后渋谷开始马不停蹄地倒腾——

      "该死,"渋谷皱着眉头晃动门锁,"从外面锁住了!"

      "他竟然还知道把我锁在里面?!"渋谷心里狂翻白眼。猛地抬头,他看到了外面的树。这是一套四楼的房子,不高但也不低,以渋谷的体质跳下去怕是得出点什么事。动用蛮力显然是无解,他想到了最老套的方法——撬锁。

       è¿™ä¸ªæ—¶å€™çš®è¡£ä¸Šä¹±ä¸ƒå…«ç³Ÿçš„小玩意儿派上了绝对的用场,他抠下来一个小小的别针,终于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

      













tbc


卧槽这个丸!!!!!!我还活着吗!!!!!!

Holadios:

🎂

小太阳丸子!!!!

生!日!快!乐!!!!!!

暖到爆炸,怎么夸都夸不出你万分之一的好!!!

下一个365天也请多多关照鸭!

每天都要吹爆您!!!!

现在的我是橙子的颜色!!


我飞快地又开了微博账号!

但是我发现这个号是我之前弄丢了的那个😂

所以好冷清啊!老福特有可爱的8er想找我玩也可以去微博找我玩鸭!

微博这里——27号暴走团子

我要乐天派一点,,,,


微博突然账号异常???

这是什么操作?还要申诉什么的

到现在还是用不成

这种莫名其妙被锁的感觉真的引起不适了

就真的是,只能看到首页的大家但是我不能互动很难受啊嘤嘤嘤


Emmmm事情终于过去啦

还是很不开心但是也不想再去提它了

上次点蚊是算数的哦!

三篇我都会尽力去写哒

但是月更选手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是

可能兑现会有点晚,毕竟最近好多课要考试了

希望我不挂科!

蟹蟹所有安慰我的仙女们

真的没有你们我可能会无比崩溃😂😂😂

真的谢谢大家给我留言♡


我真的好委屈,我好难过

最近怎么总是有恶心的事发生在我身上

我真的求放过

我不喜欢集中营

我不喜欢独裁专断

我恨挡我前路还觉得理所应当的人

我要哭了

我想离开这个地方

😭😭😭





如果有好心的gn看到这条可以给我一个评论,虽然我能力有限,但是有愿意点文的姑娘,抽一个看到它的人开点文,元旦兑现😭😭😭😭😭😭关八每对都行,就是兑现期会比较长,我需要时间从整个事情里恢复,请谅解。

如果没有人看到它,我会删掉,因为实在太丧了,不想更多影响大家心情😭😭😭😭

我真的需要一个安慰😭😭😭😭😭😭


跟老挝小姐姐交流好锻炼我英语啊😂😂

打字速度奇慢还有时候要查字典我真是服了我自己

小姐姐太可爱了~

希望她有一个很棒的周末♡


今日我是快乐汉服少女~

格子马面没到我就先把上身的半袖穿了😂

我果然好喜欢啊……

这件方领半袖真是太好穿了我哭了

(吃土的女人永不认输)


【丸昴】请你吃掉我的心脏1

我竟然又被屏了?!

好吧走链接吧……

abo设定,烧酒a×桔梗o

可能比较虐……

注意!丸子世家少爷已婚(政治联姻)设定,昴昴碧池背景但是没有关于这个的描写,只是关于本单位的故事~不能接受请点❌

基调比较阴暗……

he be不定,看到这篇的仙女可以提出见解鸭!

(我无语了我竟然又被屏??)

评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