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壳橙子🍊

人格分裂注意⚠⚠⚠
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欢迎催更~

【仓安】第一场雪送来的礼物

既无新意又无逻辑的小学生作文,望见谅~
有问题欢迎严肃指正~
就酱~
下面放(短小)正文~


1.
        
       "好了,好了!"大仓重重地把自己摔在了阳台的藤椅上,怒气随着他压重的声音传达给了电话那头的人,"再过几天我就回来,不要再这样装可怜了。当时是怎么说的都忘了吗?"他讥讽地轻笑一声,"我可不是任人呼来唤去的走狗。"
        大仓潇洒地挂断了电话,手机被随意地摔在了阳台厚厚的羊毛地毯上。刚跟公司的老狐狸交涉过的大仓疲惫不堪。混迹江湖几十年的老油条真的很难对付,他们一会儿不由分说地把他"发配"到鸟不拉屎的分公司去带业绩,一会儿又腆着脸像哈巴狗一样跪舔他求他回来…真的是,面具戴了几十年,演员当得没有了脸皮。
        入冬了,气温不断地下降,却还没有雪来。大仓胡乱摩挲着头发,望向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盯了半晌,悲哀地发现天幕干燥得挤不出一丝雪,他叹了口气捡起手机反身回了卧室。
          ……
         "原来他是想要雪啊…"窗外略微生锈的雕花栏杆上,一点晶莹的蓝光一闪而过,像是一粒小小的精致的雪花。

        大仓是被冷风吹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做着梦。手中的拉面碗还没放下,厨房熏得人全身都暖暖的香气就突然被一阵疯狂涌入的大雪卷跑了,只剩大仓和他的拉面被裹成了冰雕…
        不可饶恕!大仓像弹簧一样从被子里弹起来,怒气冲冲。打扰他在梦里吃拉面的都不可饶恕!他猛地睁开充满血丝的眼睛望向风吹来的地方,却愣住了。
        "下雪了啊…"
         一个比雪花还轻的声音。
         蓝发的男子坐在窗口,两只脚伸出窗外一摇一晃,白色的身影有点晃眼。阳台的窗户大开着,风夹杂着大片的雪花吹进来。那人额前的头发被吹得乱糟糟,却也不去管,只是那样坐着,脸上是满足又欣慰的微笑。
        "你是…天使吗?"大仓喃喃。他完全看呆了。天使也会穿人类的衣服的吗?
         喂喂,明明现在应该关注的不是这个好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个陌生人,来历不明,大清早坐在别人家的窗户上,这本身就很有问题的好吗?!大仓忠义,给我醒过来啊!大仓内心的小人疯狂咆哮,但他自己却呆呆地坐着,就那么盯着人家看。
         男子笑得开心,语气却很温柔:"不是哟~"他轻盈地站起身跳进大仓的卧室,还贴心地顺手把大开的窗户关上。他站在床边,伸出一只元气满满的小手,"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安田章大。"
         安田笑得很真诚,眼睛眯成了两弯月牙儿。张开的唇瓣中间两颗白瓷般的小兔牙悄悄露出来,无比可爱。他蓝色的头发仿佛是染上了一抹大海的灵魂,又耀眼又温柔,就像他本人。
         果然是天使吧天使!
         "哦…我叫大仓,大仓忠义…"大仓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挠了挠头,抽出躲在被子里的手,握了上去——
       "该死!你的手怎么这么冰!!!"
       "哈哈哈哈~"天使安田笑得更开心了,仿佛一个因自己的小小恶作剧成功整蛊到别人而无比开心的孩子。
       猝不及防地,安田的手陷入了一片柔软的温暖。大仓把自己的被子拉过来仔细地裹住了他冰凉的小手,自己却裸着上身坐在还没有恢复温度的空气里。
      "这样的话就会好一点了,"大仓笑笑,抬头看着他,"你的手就不会这么冷了。"
       猝不及防地, 安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像一只小锤子砸在胸口一般的心跳声,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温度从男人的被子中传来,迅速地,将他整个人包裹住。这是他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温度。
       这个乱糟糟的、脸上挂着黏糊糊的傻笑的男人,再一次让他溃不成军。
       "那个啊,大仓…君……"
       "嗯?"
       "我是雪童来着……"
       "嗯嗯?!!!"
       "所以…那个,有点点热…"
       唉?!!!不是天使?!
      

      tbc
        初次摸鱼很羞涩~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