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壳橙子🍊

人格分裂注意⚠⚠⚠
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欢迎催更~

【仓安】梦彼岸的你1

这次是深陷噩梦的高中生与专属食梦貘的故事
内含血腥内容
可能小虐
ooc慎入!!!!
(我tm又给自己立了个flag!!!!!!)
算了,放正文吧
上一篇仓安等有灵感再说
(心理医生丸×猫妖昴出入)

      大仓再一次坐到了心理医生的办公桌前。
      上一次到这里来已经是一年以前了,时间久到让大仓一度忘却了之前所有被噩梦缠身却不得解脱的痛苦。
     "怎么了?又开始噩梦的轮回了?"他曾经的主治医生丸山的语气带着点调侃的意味,"说真的,我以为你已经好了。"
      "我把他弄丢了。"大仓缓缓抬起头,面前热茶冒出来的蒸汽氤氲了他的双眼。他的声音开始颤抖,紧握成拳的双手骨节苍白,脆弱得令人心惊,"我找不到他…到处都找不到…"
       "…你是怎么发现他不见了的?"丸山收起了玩笑的态度,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看向大仓的眼神中充满了复杂的意味。
       "我在梦里找他…平时他都在的,可是一个月前他消失了……他再也没来找过我!我的噩梦又开始了…没有人来救我…"
      "你这一年没有来过这里是因为有他在帮你吗?"
       "是的,他…"大仓的眼里泛起一丝笑意,神志仿佛有那么一瞬间的清醒,"是他帮我赶走那些…那些东西…"
       "我明白了。"丸山执起笔,缓缓打开封面上写着大仓名字的记事本,"那么,现在来告诉我,‘他’是谁?"
      

      大仓原本是绝对不敢让自己睡着的。
      好像是从高中一年级的下半学期开始,大仓频繁地做起了噩梦。不是那种晚上受惊吓白天就会忘得一干二净的噩梦,而是仿佛自己亲身经受一遍然后再也忘不掉的噩梦。梦境的场景如此的清晰,大仓甚至能完整地回忆起角角落落的每一个细节。比如他化身变态杀人魔的那个夜晚,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指不受控制地硬生生抠出了被虐杀者的两只眼睛;看着自己用力拽出那个可怜人的肠子,再用力地将它拧成一团,黏滑的血的触感让他想吐又兴奋;看着那人的皮肤被自己慢条斯理地切开再沿着细小的纹路剥下……大仓想逃离这些场景,他的神经极度崩溃。但是他梦魇了,次次都会被魇住,想醒却醒不过来。
      害怕。
      恐怖。
      要疯了。
      要死掉了。
      绝望疯狂地侵蚀着大仓的身心。他开始迅速消瘦,并且拒绝休息,偶尔他还会有寻死的念头。他从那个原本阳光开朗的男孩,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痛苦不堪却不得解脱。
      很长一段时间大仓都没有去上学,在他休学的时候他就被父母送去了丸山那里接受治疗。
      "今天你的感觉怎么样?"丸山问他。接受治疗后大仓的情绪倒是能稍微稳定下来了,也没像之前那么抗拒休息。丸山总是帮他在小憩的时候掐着表,估摸着他快沉沉睡去的时候叫醒他。但这些也都只是短时间的方法,起不了多大作用。丸山不说,但大仓心里都明白。
      "还好。"
      "那就好,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治疗了。"
      大仓没有接话。
      漫长的十几分钟过去。就在丸山马上要从这场对峙中败下阵来的时候,大仓突然开了口:"这一疗程结束,我想回家。"
      "……你知道你的噩梦其实不能完全用药物治好的。"丸山犹豫了一下,"我只能帮你延缓症状。"
      "知道了,没关系的。"大仓平静地笑笑,"想回家了。"
      "那之后就靠你自己了。"
     

      大仓回到了乡下的老宅。
      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城市里的生活并不适合他,甚至只会加重他的病情。出于各种各样的考虑,大仓暂时借住在了祖父家。
       不管怎么说,关西乡下的环境还是很好的,最起码让大仓的心平静了许多。大仓不常出门,但小院里常常充满着清新的花香和清脆的鸟鸣,有时偶尔会有雨后独有的泥土和树叶的气息从窗户飘进来,深吸一口都是一种享受。有时候在天气晴朗的日子他会去不远处的田垄上坐坐,眼前的青山绵延,线条极其柔软;田里的作物长势也非常的好,好到让他觉得死亡都是一种罪恶。
      大仓能感到自己身心的变化。说不定哪天就能彻底好了呢,他再一次这么乐观地想,然后上好闹钟躺在榻榻米上睡去。
       …
      许久不见的熟悉的场景,一片漆黑。恐惧像蛛丝一般将大仓层层包裹,他心里像是砰的一声炸开了一只玻璃瓶,惊恐之余流出粘稠冰冷的液体,像蜿蜒的蛇在他的心上漫延。在丸山那里治疗时大仓从未真正睡着过,每次在坠入深渊之前他都会被叫醒,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大仓没有再体会过这种噩梦开始前的痛苦。
        他大意了。
        他竟然真的睡过去了。
        绝望再一次让大仓几欲崩溃。他知道自己陷入梦境后很难再醒过来,现在只能听天由命。梦中的他认命地瘫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脑袋,仿佛要隔绝一切,在噩梦面前做无谓的挣扎。
       "你、你好?"一个声音从不远处响起,"你没事吧?"
        大仓心里一惊,却没敢抬头看。
        "那个,您没事吧?能听到我说话吗?"声音又近了,软软的、温柔的,跟自己以往的梦境一点也不相符,出现在这里甚是突兀。
        一只手像羽毛一般轻轻地落在大仓的肩上,安慰似的加重力道,手心的温度暖洋洋的,让大仓感觉自己要被融化了。大仓终于抬起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就落入了他的心里。
        来者一身合体的御召,金丝边的眼镜,看起来很柔软的刘海乖乖地搭在额上。他清秀面庞上的表情因为大仓直勾勾的眼神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您好,我叫安田章大,是来帮您吃掉噩梦的。"
        "…吃掉?"大仓细细打量眼前的人。御召什么的确实有些正式了,有点拘束和疏离——不过穿在这人身上却有点点微妙的可爱。
        "啊、那个,"小先生的脸颊泛起一丝红晕,"我是被派来处理大仓先生您的噩梦的。"
        "哦…"
         数秒的沉默。小先生终于绷不住了:"您不问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吗?"
        "你怎么知道我总做噩梦的?而且,你还知道我的名字。"大仓配合地问,声音温和。
        小先生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因为,我是专门来帮您解决问题的。"
       "你这不相当于没说嘛!"
       "…您知道食梦貘吗?"小先生犹疑地偷偷观察大仓的神情,"就是,帮人吃掉噩梦的那个…"
        "知道,怎么?"大仓也不是傻子,小先生欲言又止的神情早落到他眼底,也就猜的个八九不离十,"你跟它有什么关系?"
       "我是食梦貘来着。"这时候害羞的小人儿倒坦荡起来了,认命地叹口气,乖乖交代了自己的身份。
       "那么,之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您这么信我啊…"
       小先生舒口气,一直端着的形象瞬间变得软乎乎,身上御召的线条都跟着柔软起来了。
        


tbc.
       
       
      
         *御召:男士和服的一种比较正式的样式
           食用愉快♡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