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壳橙子🍊

人格分裂注意⚠⚠⚠
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欢迎催更~

【横雏】失恋年鉴3

无聊的流水账第三蛋(ooc注意)

第二年1月
6日
    冬天还没过去,还是躲在被炉里吃橘子和涮锅的时候,出门成了每个贪图温暖的人最讨厌的事。村上匆匆路过被凛冽的风占领了的每个街口,赶去出版社的路变得异常艰辛。
    本来他是作为自由作家给各路出版社提供稿件的,有灵感就写,没有就去给大仓帮忙换点生活费,也算悠闲自在,不过是将将够生活。
    但前一阵大仓勾搭上一个正经大出版社的专栏编辑,常常殷勤地请他来酒吧喝酒。村上又是个善于言辞也愿意为兄弟掏心掏肺的,正好帮忙把把关——据大仓本人说是真心想追求人家,这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络了。小编辑安田得知村上正在写作之后十分高兴,他编辑的随笔和小说版面正愁没作家接着。这下好了,大仓的哥哥跟自己比跟大仓那个熊孩子关系更铁,请求帮忙他也爽快地应了,可不就是个现成的惊喜吗?
    此时这个在风中冷得打颤的“惊喜”在高亮度玻璃装甲的冷酷尖塔外面踌躇不前,仿佛被它森严的壁垒挫去了士气。  
    约好的早上九点在出版社门口见面,村上为了不失礼特意早到了一刻钟。人群来来往往,表情僵硬冷漠,被磨去了热情的他们在钢铁水泥的怪物胃袋里穿梭。村上小心地避让着,望眼欲穿,他实在不想再在这压抑的环境里呼吸一分钟的空气。
    “信酱!”声音越过人山人海精准地跳到村上耳中,是救星安田,“这里这里!”
    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元气地大幅晃动的右手,长舒一口气,暗暗夹紧胳臂下的包和文件袋快步走上前去。
    “等很久了吧?”安田抱歉地笑笑,极其自然地接过村上手中的文件袋,“冬天真是太冷了,待会儿我们去吃点热的东西暖暖。附近有一家寿喜锅很好吃哦!”
    “先谈工作啊!”村上一个忍不住,吐槽和pia头两个大礼同时送给了安田。
    “好啦好啦知道啦!”小动物条件反射地缩头,摸摸自己被pia乱的头发,露出两小块可爱的兔牙,“信酱真是超级严肃。”
    村上无奈地笑:“因为是工作啊!”
    冬日的阳光披洒下来,跌落在两人的身影上,溅起冒着寒气的涟漪。粉尘在天空投射的闪光灯下起舞,穿着金黄的舞裙旋转着飘落,为这个丧失活力与生气的季节添了一点姿色。
    村上没由来地心情一点点变晴朗了。





    工作谈得很顺利。
    安田对专栏内容的要求很宽泛,他给村上的自由度比村上想象的要多太多,这简直是谈话前村上所从未期待过的。两个人像喝高了的难波大叔,一拍即合,劲头都上来了,扯话题扯到天南地北,思绪在广袤的宇宙飞了一圈又一圈。
    “对了,信酱,”中场休息的时候安田终于有时间咽下一口冷掉的咖啡,“你有尝试过写诗吗?我个人觉得加上一点可以更好体现故事情节。”
    “没有。这种形式不适合我。”
    对于武断的答案安田似乎有点不赞同:“没试过怎么知道不适合?”
    “这次的企划,考虑一下吧?”说话的机会又被安田抢了先。小兔子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瞳孔里写满了期待。
     这个表情让村上想起自己家里的猫猫chi酱,都是一样灵动又可爱。村上老母亲心理发作,心被不争气地萌化了,语气也别别扭扭地软下来:“不是不可以商量,等我先写写再看吧。”
    “我就知道信酱不会拒绝我!”
     这边相谈甚欢,那边差点从高大的绿植盆栽后面一脚跨出去的男人险险地把自己的身体从悬崖边缘拉回来,差点两脚打结摔倒。
     横山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怎么他总能在关键时刻遇到村上?不是说不开心,能看到心心念念的人他自然是非常开心的。问题就在于经历了那天村上的灵魂质问之后,横山没这个勇气和脸皮再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村上眼前。简言之,现在摆在他眼前的两个大字,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横山先生?”从办公室里拿资料出来的总编看到横山诡异的动作一头雾水,不知道那边有什么机密需要横山像间谍一样暗中观察。
      “唉,啊!是小林先生。”横山用袖口擦擦额上的汗,看到总编不停往自己刚才的视线方向瞟,一个滑步过去用后背挡住了比他低半个头的总编的视线,“走走我们进去说,进去说。”
     资料被横山狗腿地接过去,总编糊里糊涂地又被推进了办公室:“可是,您不是要回贵公司了吗?”
     “其实关于这次我们的合作我还有些想法……”
     办公室的门被仓促地合上,那边的二人组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这边砰的一声,横山那点小心思全被关进了屋里。





     横山确实是有个提议要给小林说的,不过不属于他这个位置该管的范围。这次为了纪念双方公司合作七周年要推出月刊特别版,负责这部分的都下足了功夫,包括横山在内。他来这边本来是负责沟通洽谈此次活动的流程日期什么的,可是看了样刊给出的大致内容以后总觉得缺了点东西,所以正好趁着躲村上的时候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总编。
      “所以您是说要加进去探访公司的版面?”总编微微皱眉,单手托腮,另一只手翻着桌上的样刊,翻得哗啦啦响,“可我们是以正经的文学月刊为卖点的,这样的话不会显得像娱乐杂志吗?”
     “绝对不会,”横山斩钉截铁,“您看,做这个是要广大受众全面了解公司的文化,我们这次合作的目的也正是在此。我的建议是挑选非贵社的工作人员来做这个企划,角度会更新颖。”
      “唉?有什么新的企划?”安田刚刚送走了村上,一进门就听到了横山的后半句。
      “yasu,不可以这么没礼貌。”小林微微向门口的方向颔首,但似乎也没怎么在意这些。对于爱徒他向来都是随着安田的喜好去的,于是也有了安田现在无拘无束却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对于年轻人来说反倒是个好事。
      “知道啦,”安田知道自己师傅的性格,也没怎么搭理他就自来熟地坐到横山旁边的椅子上,“您是从森田会社赶来的吧?哎呀哎呀,真是好远啊!我叫安田,安田章大。是小林老师手下负责新锐作家随笔和小说版面的,还请您多多关照。”
       “横山裕。”横山点头致意。他莫名其妙从安田身上看到一丝村上的影子,可能是因为两个人说话的方式都像连珠炮一样,让横山招架不及。他一瞬间有点恍惚,“之后月刊的事还请您多多关照。”
       “您就是横山先生?”
       “……有什么问题吗?”横山不是没看到安田眼里闪过的惊讶和狡黠,但他并没放在心上,只漫不经心地搭了句话。
       “没有没有,”安田抱歉地笑笑,转移了话题,“我们接着说企划吧。刚才只听到要做新企划,但并不了解详情,横山先生是想做哪方面的呢?”
      “是从新的角度来探寻贵社发展史和现状,并做出一期采访的企划。”
      “唉?!这个想法很好啊!”安田赞同地点头,“师傅肯定又钻牛角尖了,您尽管告诉我就行。”
      横山失笑,没想到这个小个子执行力这么高,竟然连上司都能无视掉。但小林似乎默许了安田负责此事,全程对话他一句都没参与,走到一边喝茶去了。
      “好的,那这个企划就拜托你了。”横山正色道,“还有一件事就是,这个采访者必须选用非贵社员工的人来参与,所以选人也是个问题。”
      “横山先生不参与?”安田似乎很意外。
      “我就不了……”
      “既然都来了,又是企划发起人,不如横山先生直接参加,也有个熟悉流程的人负责项目。”小林慢悠悠地开口,藏在被雾气模糊掉的镜片后面的眼睛悄悄向安田使了个眼色,“我们也是第一次这样做合作企划,还希望您能用做传媒的角度来带带项目。”
      “是啊是啊,我这里还有个作家人选,刚好可以直接撰文。”
      不好的预感像冰水一样迎头而下,浇得横山一个透心凉。
     “刚刚接手我这边版面的村上,绝对可以胜任的!”安田凑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横山自己鼻子出了问题,他总觉得安田身上有若有若无的村上的气味。不是洗涤剂,不是香水——村上从来不喷香水,就是村上这个人的味道,跟那天他在村上家里闻到的一模一样。本来想拒绝的,但情感比理智更坚定。脑袋里两个小人叫嚣着,黑色的打败了白色的那个,咔嚓一下,拍板钉钉。
      横山自我安慰告诉自己这是总编的请求不好拒绝,含含糊糊应了下来。
      到时候尽量不去见他就好了吧,分工什么的不是不可以啊!










     今天喝酒的只有老板和未来老板娘两个人。
     冬天冷,大仓给大家早早下了班,体贴中夹带着私心。这私心一方面是他和安田的关系快进入白热化阶段,马上就能抱得美人归,他用尽一切办法想多创造跟安田待在一起的机会;另一方面是,安田今天有大事汇报,关于他那个在感情上并不省心的哥和他未来另一个哥的。作为副会长他可要尽职尽责,不然就让渋谷会长的功绩压他一头了。
    “我见到yokocho了,意外地不善打交道啊。”安田啜着大仓调给他的特制果饮——没什么酒精的东西,积极地在白天的记忆中搜寻可靠的信息,“我看他一接触到信酱的事就没辙了,一点也没有身为管理层的魄力。”
     “爱情使人盲目。”大仓勾起唇角,“这两个一个过于天然,另一个虽然不太熟但是我觉得是个不愿意表达的主。这恋爱谈的,只能我们在背后推一把了。”
     “话说,信酱的生日是不是马上要到了啊?”安田抬头,刚好对上大仓看过来的眼神。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
     “是啊,快了。”








tbc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