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壳橙子🍊

人格分裂注意⚠⚠⚠
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欢迎催更~

【横雏】失恋年鉴1

OOC注意!!!
成ren向描写预警!!!
老横差点被别人shui预警!!
老横被甩预警!!!!
这是一个老横心理斗争许久终于被村上直球打动的故事
(最后有一点点隐晦的仓出场,不能接受设定的请点叉~)

第一年12月25日
      横山没有想到今年的冬天竟然格外的冷,尤其是在被女朋友甩了的圣诞节这天。
      街上不是没有像横山这样孤零零走着的大叔,但是相比于其他匆匆路过的人们,横山太过随意且潇洒。但是冷倒是真的冷,横山双腿像跳迪斯科一样神经质地抖动起来,整张脸瑟缩在厚实的围巾里只露出了两只骨碌碌转的眼睛 。
      刚吃了分手饭肚子有点撑,本来还想去面包店逛一圈的横山闻到玻璃门中飘出来的奶油和芝士甜腻的味道后突然没了想再吃一点的念头,于是拖沓着步子往热闹的地方走。
      横山就像一只无头苍蝇,点起一支烟漫无目的地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瞎溜达。和女友合租的房子是不想回去了,想起来都满心酸痛。况且两人分手分的突然,他还得找个时间把女孩没来得及带走的东西收拾收拾给她寄过去。敏感如他,接触到满眼回忆的时候少不了心里又得难受一阵。
      至少在节日这天给我个活路吧,横山颓丧地叹气。
      “喂,是subaru吗?”犹豫了一阵后横山掐灭手中的烟,掏出手机问候在他记忆里同样单身的亲友,“今儿个出来喝两杯怎么样?”
     让横山没想到的是,一直对他基本上有求必应的亲友渋谷今天却恶狠狠地拒绝了他,搞得他一头雾水顺带委屈。
    “我说yoko,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渋谷的声音带着被听筒模糊过的嘲讽,“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吗?我现在跟你那个学弟丸山在一起,没工夫陪你喝酒。”
    “他为什么会和你一起?”横山迟钝地问,仿佛被冬季的这场大雪冻住了脑子,“你们在搞什么单身趴吗?”
     “我看你是谈恋爱谈的忘了你幼驯染了,”渋谷怒气冲冲,“单什么身?老子二月就跟丸山好上了!滚去找你家hina吧我今天没空!”
     电话被重重地挂掉了,横山默默把手机又揣回了兜里,手指却依旧停在壳子背后来回摩挲着已经惨兮兮的边角破烂颜色泛黄的贴纸。只有这个东西能让他想起那个人了。在那些个与女友相拥而眠的晚上,在那些沉浸于恋爱中短暂地忘掉过往的时间里,他把自己从“玩弄感情的渣男罪犯”和“不敢正视感情的胆小鬼”这样的身份中剥离开来,像是麻醉自己一样疯狂地拼尽全力爱着女孩。然而他内心深处是知道的,他不过是把对那个人的感情部分转移到了女孩子身上。
    横山断定圣诞夜的渋谷喝了酒,不然也不会这样大方地在他面前吐出“hina”这个名字。
    手机里当然存着他的电话号码,手机也是当年他们刚进入大学的时候一起买的,横山把它当做他们之间的信物,宝贝得紧。只是横山没有自信他还是单身,他还能够大度地收留他。
     一晚上连续遭受两次打击的横山彻底对自己宣告了自己的失败和落魄,放弃了故作镇定潇洒,放弃了寻求安慰,决定一个人去酒吧放飞自我。





     走到巷子里以后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大家都聚集在洋溢着圣诞氛围的大街上享受一年一次的狂欢。横山眯着近视的眼睛斟酌那些花花绿绿却寂寞无声的霓虹灯,半分钟之后挑了一家粉色招牌的“paradise”,跌跌撞撞地推开木质的小门走了进去。
      三杯威士忌下肚,横山才迷迷糊糊地反应过来自己进到一个什么地方。面前身着情趣意味十足的特殊服装的男孩扭动着腰肢,盯准了他这个猎物一杯一杯地给他要酒,一边顺手摸上他的大腿。
      “哥哥真厉害~快喝了这杯~”男孩故意捏着嗲嗲的声音挑逗横山,这让他想起了廉价又腻味的甜奶油。但他没有拒绝,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仍然乐呵呵地接过酒来豪爽地灌入喉咙。
      “我说你,为什么在这里工作?”冷静了一阵子后横山喝酒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
      “因为喜欢啊!”男孩理所当然地又靠近了一点,“能遇上哥哥你这么好的男人嘛~”
      “哼,嘴倒是甜。”横山一仰头喝掉了男孩递给他的鸡尾酒,转头看向远处灯光暧昧的舞台。几个衣着更为暴露的男孩蛇一样缠绕着钢管做出充满性暗示的舞蹈动作,台子底下叫好声此起彼伏,空气里充满着肮脏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 
     不适应这种感觉的横山继续灌酒,丝毫不去注意身边发生的一切。反正都是来喝酒,喝醉了回家倒头睡就好了,横山无所谓地想。
     可是在这种地方摸爬滚打的男孩怎么会轻易地放过到手的东西?他到底是想得太简单。
     横山在嘈杂的声音中分辨出有人在劝他少喝一点,身边的男孩却尖着嗓子隔绝了那个微弱的声音。他头晕目眩,在偶然清醒一点的时刻似乎察觉到这个热情似火地贴上来的男孩身上涂抹了能够催情的东西。他感觉身体有些发烫,两腿之间的东西给他敲响了警钟,酒醒了大半。
      “行了,下次再喝吧,”横山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在吧台上拍下几张大面额的纸币,“哥哥我现在要回家了。”
      “唉~可是我还想好好跟哥哥玩玩呢~”男孩撒娇,拽着横山袖子的手力道出奇地大。横山脸颊潮红,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身体很快软成一摊水,只能任人摆布。
      “成田桑,把他放下。”横山耳朵里嗡嗡轰鸣,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交涉。
      “这事还用不到你来管吧!”男孩架着醉成泥的横山,语气不善,“你只是个酒保而已。客人是我拉到的,这里做的就是这样的生意。”
      



      横山像一堆破麻袋一样被男孩大力地拽出来,脸贴在男孩缀着闪片的皮衣上,被硌得生疼,却使不上力气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后悔自己脑子犯什么抽抽非得要把自己赔进去。
     “哥哥别着急,马上让你爽。”男孩呼吸急促,像是发情的野兽。
     深夜的计程车被拦住,司机师傅仿佛见惯了这种场景,向他们礼貌地点头示意,然后掏出口罩来戴上,示意他们快一点。
     “我说过让你放开他的,”出其不意的一拳过去,留在横山身上的触感顿时消失。男人的声音沙哑且冷酷,带着一丝怒意。
     “你敢打我?!”成田倒在地上,难以置信喊出声,“你不想干了?!”
     “就凭你?”男人冷哼,“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店长跟我的关系你不是不清楚,我的哥们儿还能放任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抢他大哥的男人?”
     “就算不能在这地方干,老子也不吃亏。”
      男人狠狠地对着成田啐了一口,把昏睡过去的横山塞进车里扬长而去。
   


tbc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