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壳橙子🍊

人格分裂注意⚠⚠⚠
随时都有消失的可能(*꒦ິ⌓꒦ີ)
欢迎催更~

【横雏】失恋年鉴2

严重ooc注意!

第一年12月26日
     宿醉之后是泰山压顶般的头疼。横山紧紧闭着眼,昨晚的记忆如排山倒海一般向他涌来。先是被女友甩,然后给subaru打电话,提到hina……算了这个不想也罢,接着去了酒吧喝酒,遇上了一个妖艳的男孩以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个gay吧……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呢?被男孩拖出酒吧以后的记忆被强力的橡皮擦清理得一干二净,横山没有那个自信自己能一个人打车回家,可现在他的确躺在柔软的床上而不是像死狗一样趴在恶臭的阴暗巷口,这让他感到不解。
     空气中弥漫着茉莉花的清香,是某种超市货架上常见的那种款式的空气清新剂的香气;身下的床铺略硬,但是被褥松软,与身体的契合度很好,是适宜休息的环境……
     横山一个激灵,这里不是他家!所有感官感受到的都与他以往几百个日日夜夜所依赖着的地方给予他的不一样。如果不是因为去了那种地方,他绝对不会喝酒喝到断片,也不会把自己丢在外面不省人事……
    该不会被拐到什么爱情旅馆了吧…!!横山惊恐地想,思索的功能一瞬间崩塌。他闭着眼皱着眉英勇就义一般摸摸自己的下边——是干爽的,也整齐地穿着棉质睡衣,全身除了头疼也没有不舒服的感受。横山舒口气,心里一块大石暂且落了地——至少大概能够确定自己没被奇怪的人上,做足心理准备后缓缓睁开了眼。
     “yoko,早上好。”
     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却是一个远远出于意料之外的人。
     村上信五,他的hina。
     一瞬的震惊,糅合了喜悦、感动、歉疚和再次的心痛。横山的嗓子像被灌了某种哑药,挣扎半晌却无言溢出。他脆弱的眼眶差点兜不住自己苦涩的泪。
    “以后不要去那种地方了。”村上严肃地看着横山的脸说,“那种人也最好不要沾染。”
    “你……”横山终于艰难地开口,奶音被烈酒一杯又一杯泡过之后迎来了惨烈的嘶哑,“你……你怎么……”
    “说来还挺巧,我恰好在那里打工。昨天你没被他带走,让我半路截住了,所以现在这是在我家。”村上倒是很坦然。
     算不上浪费生命的一段沉默。
     横山总算能分出点精力消化所有的事情。已经有两三年没有怎么联系过了,自从他从合租的房子里搬出去住,两人前后从共同就读的大学毕业以后,横山自作主张地切断了与村上的几乎所有的联系。虽然两人有共同的亲友渋谷,但三人默契而巧妙地让这段关系变成了平行线,横山和村上分别是头尾,就这么彼此不见。说起来薄情寡义最先离开的人是他,村上却仍然在这场复杂扭曲的友情大戏中扮演了天使的角色,算是自前一日始破了横山自己认定的界。
    “那就、谢谢hina了……”
    “别这么生疏,yoko。”村上露出一点笑意,站起身来抚抚衣服上的褶皱。他目光炯炯,整个人显得精神又干练,看样子很早——至少比醉鬼横山早,就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早晨懵懵的横山在村上眼中无疑成了一只蠢萌的小动物,不经意地就想逗逗他,于是极其自然地开了口:“顺便说一句,yoko你宿醉醒来的反应好好笑哦。”







     横山双颊发烫,浑浑噩噩地拖着步子跟着村上走到浴室,心里反反复复咀嚼刚才村上那句调笑的话。被看到窘态,尤其是被记挂在心里很久的人看到窘态,让横山浑身难受,生出一种好不容易见面却又自己破坏了自己形象的悲痛感。
     果然还是与hina保持点距离比较好吧……横山咀嚼着薄荷香的牙膏泡沫,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一脸颓废,胡茬子泛着和黑眼圈一样的青色;双唇稍稍失去血色,与苍白消瘦的脸颊相得益彰。他像一只没精打采的吸血鬼,只有那一点点因害羞而起的红晕让这张脸看起来有些气色。
     果然只有这个男人能让他如此张皇,让他失了属于“横山裕”这个人的一切镇定自若,让他丢盔弃甲。
    “yoko,洗好了就来吃饭吧!”村上在外面喊他,有那么一瞬间横山恍然以为自己回到了当初一起住的日子。
    “……这就来!”
     牙膏沫被无情地吐出来,顺着下水道旅行到了黑暗里。
     一番毫无意义的梳洗(折腾)之后横山老老实实地按照村上的示意坐到了木质的餐桌边,十分认真地盯着盘子里的煎蛋,像个好奇宝宝。
     “快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村上站在流理台前煮麦片烤面包忙得不亦乐乎,忽然抬头看到呆滞的横山不禁失笑,“愣着干嘛?”
     “啊……嗯!”
    离得太近了,横山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村上的气味了,现在被煎蛋、牛奶麦片、烤面包和果酱的混合起来的香气裹挟着,他居然凭着意念嗅到了村上的味道。那是和以前一样的,温柔又坚强的味道。
     “hi……na……你过得还好吗?”碗碟清脆的碰撞声中,横山的奶音听起来不甚真切。
     “马马虎虎吧。如你所见,我在gay吧打工。”村上坦然地说,眼睛却没看桌子对面一脸落寞的横山。
     “为什么会去那种地方?”
     “为了生活。再说这也是好兄弟拜托的,不好拒绝。他虽然开了这样的店,但人却是十足的好人。”
     比起昨晚花言巧语的妖艳男孩,村上是干净又务实的那类人。横山信他,也担心这样正直的人会吃亏,遭遇各种不测。
     “你在担心什么?”村上的眸子无比纯净,“我可不会像你一样,有点什么事就不管不顾地买醉。”
     “……还是你了解我。”横山无奈地苦笑。
     毕竟做了那么久的亲友,即使横山一句话不说,村上还是能猜到他的心思。灵魂绑在一起太久,就会像共享养分的藤蔓。孤独和寂寞交缠,开始演化成互相舔舐伤口的野兽,沾上对方一丝血,唇齿之前就会一直留着对方的味道,甚至永远不会消失。
    “是跟女朋友吵架了吗?”
    横山惊服于村上的洞察力,往嘴里送食物的手停了下来:“是这样没错。”
    “女孩子需要你的理解,看来是你功课没有做到位。”村上笑。
    “可也不至于把我甩了。这还是圣诞节啊!”
    “你被甩了?”
    “不需要震惊,我早有预感。”横山耸肩,“不过真的很伤心啊,三年的感情,一句话的事就宣告结束。”
    “那十几年的感情呢?伤心过吗?”
     村上仍然笑着,摆出一副云淡风轻不过顺嘴一问的架势,眼睛却偷偷湿润了,深褐色钻石的每个切面都倒映着他的情绪。
     怎么能不在意?自私的横山。他私自离开又私自破门而入,村上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将两人的关系放进冰窖。谜团留了三年多,村上不愿意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他需要一个答案。
    横山的表情顿时变得僵硬。叉子重重地掉进碟子里,发出心碎的声音。
    “这是……明摆着的吧……”
    推桌落荒而逃,椅子差点成为心慌的横山的牺牲品。衣服没换,兜里只揣了手机,也没敢再多看那人一眼,横山胡乱地换了鞋子夺门而出。
    一个人可以如此狼狈,横山是第一次知道。而自始至终坐在那里没有再动过的村上也是第一次知道。
    原来趁着醉酒的小心翼翼又虔诚的偷吻,只不过是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






     “你确定信酱没事?”
     “说实话我不是很确定。”大仓靠在酒吧的吧台旁边,懒洋洋地跟电话对面的丸山聊天,“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激动。激动的人容易丧失理智。”
     “subaru说他的电话打不通,你能不能联系上?”丸山很焦急。村上以前在学校比直系学长的横山更照顾他,因此他此时十分挂念村上,生怕他出什么事。
     “你偶尔也劝那个小老头出去走走吧,他又不是不知道信酱家。”大仓吐槽,“我看怕是情伤了,你们俩可千万别一起去啊,小心刺激着他。”
     “知道了。”
     电话挂断,白日的酒吧回归寂静。
     “为了信酱的爱情事业,我可是损失了一个劳动力啊……”
     大仓用手中的打火机点燃了一份被揉烂的履历书。





tbc

诚恳地希望大家给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呀!!!!!
   

评论(2)

热度(25)